当前位置:www.366.net > 国际 > 叶海亚·贾梅的军人统

叶海亚·贾梅的军人统

文章作者:国际 上传时间:2019-08-16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1994年7月22日,仅有800名军人的西非小国冈比亚发生了一场不流血的军事政变。一些参加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派驻利比里亚维和部队的冈比亚官兵抗议政府拖欠军饷。他们在以叶海亚·贾梅为首的4名中尉军官策动和指挥下,以闪电战的方式猛攻首都班珠尔,占领了和政府所在地,控制了电台,占领了班珠尔国际机场和设在首都郊区的国家电信站,并关闭了首都班珠尔通往外界的道路和通讯联络,政变军人集团谴责贾瓦拉政权腐败和缺乏民主,宣称军人也已经不满意他们的工资、生活条件、以及他们的前景,并宣布中止宪法、禁止政党活动。忠于政府的警察部队试图阻止政变军人,但未获成功。政变军人逮捕了副总统赛胡·萨巴利和部分政府官员,总统达乌达·凯拉巴·贾瓦拉和一些政府官员逃到美国军舰上避难。当日,政变军人宣布成立以叶海亚·贾梅中尉为首的由5名军官组成的爱国武装力量临时执政委员会,并接管政权。这场政变结束了贾瓦拉和人民进步党在冈比亚长达32年的统治。1994年7月24日,临时委员会任命年仅26岁的叶海亚·贾梅为新的冈比亚总统,成为当时世界上最年轻的国家元首。军人执政集团宣布将建立由各方代表参加的新政府,并准备在适当时组织大选。贾梅等人再次强调,这次军事政变的目的是要结束30年来“贪污腐败现象”,将冈比亚引向“线名政府成员的新内阁,其中5名军人,9名文职人员。贾梅自任国家元首,副总统、国防部长、内政部长、新闻和旅游部长、贸易部长等由有在美国或英国接受过军校教育背景的军官担任,外交部长由前外交部高级文官博隆·桑克担任,政府成员中有3名妇女。同年7月8日,贾梅及其政府宣誓就职。叶海亚·贾梅上台后,对国际社会、尤其是西方国家的谴责采取了强硬的态度。1994年10月,贾梅宣布了一个4年过渡计划,其中心内容就是军人将执政至1998年底。此计划一出台,前殖民宗主国英国以及欧盟、美国、日本纷纷宣布中止对冈比亚的经济财政援助和军事合作。同时,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决定中止对它的援助拨款计划。冈比亚是农业国,工业基础薄弱,被联合国列为世界最不发达国家之一,来自国外的经援,尤其是占很大份额的西方国家经援对它至关重要;旅游业是冈比亚外汇的主要来源,政变后来冈游客人数锐减,旅游收入减少60%;冈比亚财政收入的重要支柱是转口贸易,从1994年1月非洲法郎贬值后受到较大影响,到1995年8月,进口商品额减少了80%,进口量减少了30%。失去了西方的经济援助,且旅游业和转口贸易大大下降,使基础很脆弱的冈比亚经济日益恶化。

  面对西方的经济制裁的压力,贾梅不得不在1995年2月宣布将军人执政的过渡期缩短至2年,即军人将在1996年7月放弃政权,还政于民,举行自由公正的总统选举和立法选举。他还宣布解除,修改宪法。但冈比亚军政权依然没有能使主要国外经援恢复,国家经济举步维艰。在这种情况下,台湾以金钱为诱饵趁虚而入。当时,台湾为拓展所谓“国际生存空间”,在国际上大搞“金元外交”,利用一些发展中国家在90年代的转型中遇到严重困难,通过经济援助和秘密政治献金进行无耻的拉拢、收买,换取这些国家的承认,为“两个中国”或“”造势,因此,塞内加尔、冈比亚、几内亚比绍、乍得、布基纳法索、利比里亚、圣多美和普林西比等部分非洲国家在“银弹攻势”下纷纷纷纷倒戈转投台北,贾梅于1995年7月25日宣布与台湾“恢复邦交”。我国政府提出严正抗议,并宣布中止与冈比亚的外交关系。叶海亚·贾梅为巩固军政权,对内实行高压统治。他在临时政府中安插军人占据要职,并几次更换政府成员,排除异己。1994年11月11日和1995年1月27日曾发生了两次企图推翻贾梅军政权的未遂政变。第一次是由武装部队的一些高级军官参与和发动的,结果3名政变军官被打死,数名参与者被逮捕。第二次则是临时政府的副总统萨巴利中校和内政部长萨迪布·海达拉上尉因不满贾梅要缩短军人过渡执政期限的打算,手持武器闯入总统办公室威逼贾梅,要他坚持原先宣布的4年过渡计划。这二人被以“谋杀罪”逮捕入狱,其中萨迪布·海达拉于1995年6月死于狱中。1995年4月,冈比亚成立修改宪法委员会,在1970年宪法基础上起草新宪法。1996年8月5日公布新宪法草案,8月8日举行全民公决通过新宪法。新宪法规定:冈比亚为共和制;总统为国家元首兼武装部队总司令;总统由直接普选产生,每届任期5年,连任次数不限;总统、副总统、政府各部部长向国民议会负责;副总统由总统任命,在议会中为政府事务领袖;政府可视情宣布“国家紧急状态”;对1994年政变上台的军政府成员或官员将来不得追究刑事责任。叶海亚·贾梅宣布于1996年9月26日举行大选。1996年8月14日,政府宣布解除“政党活动禁令”,但他在8月16日下令禁止包括人民进步党、党和人民党在内的三个主要反对党参加选举。同年由发动1994年政变的军官发起建立爱国调整与建设联盟(The Alliance for Patriotic Re-Orientation and Construction,缩写为APRC),以支持军政府首脑贾梅角逐大选,该党成员多为贾梅所在的朱拉族人,宗旨是团结、自力更生、进步。同年9月5日,贾梅正式向临时全国选举委员会登记注册,作为爱国调整与建设联盟候选人参加总统选举。他同时还宣布,根据宪法中军人不得参政的规定,他已辞去军职,并正式退役,但将继续担任国家元首至26日。1996年9月26日,冈比亚举行总统选举,这是1994年军事政变以来的第一次选举,44万6541名登记选民参加投票,参与投票率为88.4%。叶海亚·贾梅在大选中在除曼萨孔科选区外的各个选区得票最多,一共获得22万0011张选票,得票率为55.77%;反对党联合候选人乌赛努·达博获14万1387张选票,得票率为35.84%,仅次于贾梅;民族和解党候选人哈马特·巴以2万1759张选票(得票率5.52%)位列第三;争取独立与社会主义人民民主组织候选人西迪·贾塔以1万1337张选票(得票率2.87%)排名第四。叶海亚·贾梅最终获胜。1996年10月18日,贾梅正式就任冈比亚第二共和国第一任总统。但是1996年冈比亚大选从一开始就饱受争议和诟病,国外观察家认为那不是一场自由与公平的选举,而是军政权一手操纵和包办的。1994年政变和贾梅上台,对冈比亚政局和非洲政治产生重要影响。首先,以叶海亚·贾梅、乌赛努·达博、哈马特·巴等为代表的年轻一代政治家在政坛崛起,达乌达·贾瓦拉、穆斯塔法·迪巴、阿桑·卡马拉等第一代政治元老退出国内政治舞台,包括前执政党和最大在野党在内的老牌传统政党被边缘化,“九零后”的新兴政党成为政界新的主导力量。贾梅的获胜也使非洲争取民主人士认识到,他们正面临一个新的威胁:那就是一些政变领导人利用当权的有利条件,通过举行选举,使自己的统治实现合法化和长期化。

转载请注明来源:叶海亚·贾梅的军人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