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366.net > 计算机 > 一场表盘上的色彩探险——珐

一场表盘上的色彩探险——珐

文章作者:计算机 上传时间:2019-02-09

  [Onlylady 奢华 奢华前沿] 关于表盘的那点审美追求,总是很轻易地就精细到“执著”的地步。于是缘起于古代希腊的珐琅彩工艺被钟表匠人们吸纳来,在方寸间细细描画,湖光山色、飞禽走兽、珍稀花卉、宗教故事应有尽有,成就了高级腕表中最为神秘和高贵的一派:珐琅表。

  百达翡丽(Patek Philippe)天堂鸟珐琅表。除了精湛入微的工艺,图案和色彩展现出的雅致和灵性充分显示出这些表的艺术价值。用精美金丝勾勒出的天堂鸟栩栩如生,天空般的蓝色凸显了天堂鸟明艳的羽毛,丰富细腻的色彩变化再现了天堂鸟羽毛的绚丽色彩

  在传统瑞士制表工艺里,珐琅彩绘是“日内瓦七项传统工艺”里最为艰深的一项,深谙东西方绘画技巧的瓷画师在高倍放大镜的辅助下,以珐琅为颜料在表盘或表壳上进行创作。上一道颜色,便送进火炉烧制一次,如此往复直至最后得到一幅色彩温润细腻且永不褪色的画面。

  记者曾观摩宝珀高级定制表款“The Unique”大师微绘珐琅的过程:用紫貂单毛笔蘸着色彩在高倍放大镜的辅助下开始作画。但这仅是珐琅彩绘的初步工程,更关键的部分在于“烧制”。每涂上一种颜色,表盘就要送进大明火里经历一道烤制,一幅画上的色彩越多,需要反复的次数越频繁。有时烤出来的色泽不能令珐琅大师满意,便将之再次投入烤炉,直到烧出理想的状态来。

  珐琅微绘亦称为“无色透明釉彩下的绘画”完美无瑕的珐琅微绘以其珍贵的艺术价值以及不变形、不褪色的特点成为鉴赏家们最为梦寐以求的艺术珍品。

  其实珐琅工艺自十五世纪起便与钟表行业结下不解之缘,至十八世纪达到艺术巅峰,让东西方的帝王贵族皆为之痴迷。

  其中微绘珐琅是珐琅表工艺里最为珍贵的一种。清康熙年间“画珐琅”工艺便传入中国,在康、雍、乾三朝得到发展,不过多用于大小器皿与摆件、家具上。

  通过镶嵌技术来制作掐丝珐琅时,要装饰的区域用雕刻刀进行镂空,从而形成一个个凹槽,在金质表盘板上描绘出装饰图案。

  而“掐丝珐琅”蒙元时期传至中国,并得到长足发展,“景泰蓝”便是响当当的例子。掐丝珐琅堪称珐琅彩盘的半边天,无怪乎去年神九上天时,飞亚达为女宇航员所特别制作的航天表上便采用了掐丝珐琅装饰。

  一般说来,人们认为掐丝珐琅的工艺难度要略略低于微绘珐琅,但做出来的表盘却更为鲜亮醒目,更显贵气,这关键就在于“掐丝”上。金属丝线最终在表盘上散发出的细密的熠熠光辉则与珐琅的温润光泽相得益彰。

  微绘珐琅与掐丝珐琅两种工艺所呈现出的表盘自然是气质迥异。前者画面温润氤氲,朴实无华;后者有金线加持,霸气侧露,因为在擅长表现的主题上也有所区分。

  微绘珐琅在表现富有东方水墨画的写意图景上独具优势,临摹起明清小说中的人物插图页也甚是清丽淡雅,又因色彩丰富亦常被用于临摹宗教题材的西方油画。

  而线条明朗、色块分明的掐丝珐琅则更适合表现飞禽走兽与华丽的花卉特写,以浓烈的色彩与存在感令人过目难忘。去年大批腕表品牌不约而同地用掐丝珐琅制作出威风金龙,今年则继续用之做蛇。

  但在表迷圈里,掐丝珐琅和微绘珐琅的高下之争,时不时要被提出来言论一番,微绘珐琅往往要占了上风。一名珠宝首饰设计教师认为,掐丝珐琅丝线的粗细比较单一,易显僵化。而在珐琅手艺人谭谈看来,掐丝珐琅体现的是线条之美,微绘珐琅则呈现了绘画之美。

  对于收藏者来说,拥有一枚珐琅表是终极追求之一。其中,工艺艰难和制作成功率低尤显珍贵,更何况同样的釉料每次烧制出来的颜色都会不一样。

  积家Master Grand Tourbillon Continents陀飞轮珐琅表

转载请注明来源:一场表盘上的色彩探险——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