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366.net > 人物 > 大卫·霍克尼:试试用时速30英里小

大卫·霍克尼:试试用时速30英里小

文章作者:人物 上传时间:2019-09-13

  2009年初夏的早晨,马丁·盖福特(Martin Gayford)收到了大卫·霍克尼的短信:“下午我会把今天的黎明发给你”。傍晚,风景如约而至:淡粉、微红、鹅黄色的云层漂浮在约克郡的大海上空。远方,是城市刚刚苏醒的灯火。

  霍克尼总是会在生活中发现到一些有趣的视角,画下,然后分享。怎样才能如霍克尼一般及时捕捉?霍克尼的回答很简单:我只不过比别人更花时间去观看罢了。是绘画教会了他如何睁眼看这个世界:“没有绘画,我都不知道人们会看些什么”。

  在汽车开往他洛杉矶画室的公路上,霍克尼通常会问车上朋友一个问题:“你看到的这条路是什么颜色的?”虽然路就在眼前,但大部分人并没有注意到这条公路的颜色。霍克尼的提问让车里的人开始真正去看——他们发现路的颜色变得不一样了。

  并不是所有人都和霍克尼一样,能从观看中获得极大的喜悦。霍克尼小时候喜欢跑到公交车的上层,或坐在车的前面,看上空的天空蓝色的渐变,看道路两旁的建筑从近到远慢慢消失在一个点。后来有了自己的汽车,霍克尼可以理所当然坐在前面看风景:“这是乐事”。

  因为英国的潮湿与寒冷,70年代后霍克尼多数时间都住在美国西海岸。在2000年前后,他却发现英国布理德灵顿的冬天变得有意思起来了:“在南加州,若是出去画画,唯一会变的是移动的影子。这里,很多时候可能没有影子,但其他事物却在时刻变化”。

  几乎每两分钟,约克郡森林里的光线就会产生微妙变化。霍克尼必须持续地看,生怕错过任何美丽细节。到春天到来前,霍克尼基本上每天都会在森林里坐上2到3个小时,就是看那些树枝。有时候他几乎是躺在地上,以便仰视:“你被树包围了,置身于油画森林之中”。

  1986年,在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的办公室,一卷长达90英尺的《乾隆南巡图之六》在地面铺开。霍克尼和策展人一起跪在地上看了三四个小时。

  从后来拍摄的纪录片《大卫·霍克尼:与中国皇帝的大运河一日游》里,大概可以复刻出霍克尼当时观看的情形。在影片中,霍克尼不断拉开又卷起长卷,观者也跟着镜头一起移动。人似乎在卷轴里穿行,越过拱桥,沿着街道,一路见到卖货的商人、闺房里的女子。2000多个形形色色的人,似乎就与你擦身而过。

  卷轴没有边界:“底边就是你,上缘是天空。”对霍克尼来说,这是一次异乎寻常的经历。在创作中,他突破传统西方单一视点,用拼贴的方式反抗相机和画布的边界。他讨厌自己变成一个渺小的、不动的点。

  刚抵达洛杉矶没几天,霍克尼就学会了开车,还自驾去了拉斯维加斯。许多公路系列作品就这样诞生了:“在洛杉矶,汽车在生活中扮演了重要角色。这是你四处走动的方式,不开车不行。沿着大道走会显得有点空荡荡,但是如果开车的话就会发现很多建筑物和标志就是要以30英里每小时的速度观看的”。

  他甚至精心策划了一场“驾驶艺术”:他精密计算从家到画室的时间,确保汽车在特定时间抵达特定的目的地。在这段规定的车程里,霍克尼不允许迟到,因为必须依靠自然来产生光线效果。那段日子,霍克尼就这样开着他的英伦奢华敞篷车,从四面八方观看周围的世界,伴着渐强音符,在某个拐弯处看到陡然跃出的太阳。

  虽然霍克尼成长的时代没有电视、也没有汽车,但汽车的出现却赋予霍克尼以创作灵感。晚年在谈及《穆赫兰道》时,他说“道”这个词既是街道的名称,也是驾车的行为。他希望观众在看画的时候,眼睛如同汽车在路面上移动般在画布上游移。

  这一次,路虎揽胜将霍克尼带到北京,引领观众一同走进他的艺术世界。“大卫·霍克尼:大水花”展览,由英国豪华全地形SUV品牌路虎携手木木美术馆联合呈现。现场展出100多张作品,以时间为轴,诠释霍克尼独特的创作视角。

  与之映照,作为豪华汽车领域的巅峰,路虎揽胜的“艺术生涯”有着和大卫·霍克尼一样的前卫观念和创造力。1970年,路虎揽胜作为“汽车艺术”的代表在卢浮宫展出;1982年,路虎揽胜Vogue限量版时尚跨界,掀起汽车界的艺术风潮;1999年,路虎揽胜Linely限量版上市,以平均每辆耗时100小时的手工饰面,彰显英伦奢华;2010年,路虎揽胜首次应用双画面触摸显示屏技术,再度升级科技美学。

  用艺术造境,以艺术抵达巅峰人生。此次展览的开幕,也代表着现代传播集团与路虎揽胜共同开启“艺揽胜境”的旅程。

  悠游“大水花”中,让艺术灵光照进一池生活。画家更希望,你在看展览的时候也在风景里。

转载请注明来源:大卫·霍克尼:试试用时速30英里小